:北大方正集团重组生变?二股东开怼北大资产接管违规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2日 16:28 编辑:丁琼
1883年,美国科学家罗兰在美国《科学》杂志上撰文,有几句话非常刺激。他说,“我时常被问及,科学与应用科学究竟何者对世界更重要,为了应用科学,科学本身必须存在,如停止科学的进步,只留意其应用,我们很快就会退化成中国人那样,多少代人以来他们都没有什么进步,因为他们只满足于应用,却从未追问过原理,这些原理就构成了纯科学。中国人知道火药应用已经若干世纪,如果正确探索其原理,就会在获得众多应用的同时发展出化学,甚至物理学。因为没有寻根问底,中国人已远远落后于世界的进步。我们现在只将这个所有民族中最古老、人口最多的民族当成野蛮人。当其他国家在竞赛中领先时,我们国家(美国)能满足于袖手旁观吗?难道我们总是匍匐在尘土中去捡富人餐桌上掉下的面包屑,并因为有更多的面包屑而认为自己比他人更富裕吗?不要忘记,面包是所有面包屑的来源。”

大致思想可类比MinMax算法:MCTS算法,对于给定的当根前节点,通过计算机模拟推演以当前根节点出发的各种可能的走法,配合高效的“剪枝”算法来控制搜索空间大小,并用演算到最后一步的结果来反过来影响当前跟节点下一步棋的选择。之前也提到过围棋相对于传统棋类AI的设计难点:1)可能的走法太多(即Branching Factor较大)导致搜索空间非常大 2)没有一个好的估值函数对进行中的围棋棋局计算一个静态得分。于是MCTS针对这两个问题提出解决方案:搜索空间更大我们就采取比Alpha-beta剪枝更激进的剪枝策略,只把有限的计算资源留给最最有希望的走法(后面会提到的Selection、Expansion);对于中间棋局好坏很难估计,那我们就一路模拟到最后分出胜负为止(后面会提到的Simulation)!

网易科技:各位网友大家好,我现在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今天是“2009中国国际通信展”的第三天,我们很高兴请到了美琪电子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开发部高级专员张淇泽先生,您好。

“我认为我们的世界不存在一个AI无法触及的角落,”施密特继续说道,并向我们列举了Google公司的传统搜索业务、无人驾驶汽车项目和最新分离出来的一个名为Verily的生命科学部门。“对我来说,这项新技术可以被用到Alphabet公司的任何一个地方。”

责任编辑:丁琼

热图点击